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任苒凌呈羡 > 第1193章 两人起冲突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也有不认识童以绮的,冲着楚絮问道:“蒋少在喊你吗?”

    楚絮摇头,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对方尴尬地轻笑开,“那就是个男人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萧子翟眼见楚絮要架着蒋修知离开,“他想见童以绮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喊个名字罢了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”

    “心里有所思念,才会在喝醉酒的时候喊出她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楚絮视线迎上了萧子翟,“那我请问萧公子一声,这又能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萧子翟拿出手机,翻出童以绮的号码拨过去,楚絮伸手就要抢。

    男人将手臂扬高,“楚小姐别这么小气,蒋少想见童以绮,你还能拦着吗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一阵女声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以绮,我和蒋少在这吃饭,他喝醉了,你快过来趟。”

    童以绮声音带着些冷淡,“他不是养着一个女人吗?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了解他吗?对别人就是玩玩的而已,喝醉了一直在叫你呢,别人弄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童以绮在电话那边犹豫了下,“好吧,你们在哪?”

    萧子翟将具体的地址告诉她,楚絮见状拉着蒋修知就想走。

    “楚小姐,你就不怕蒋少醒了,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他带我出来吃饭的,喝醉了自然也要我把他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萧子翟拦着楚絮的去路,不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萧公子,现在跟他住一起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童以绮马上就来了,蒋少他心心念念的人……应该不是你吧?”

    方才这一桌上,还跟楚絮热聊的几个女人不说话了,她们原本以为楚絮挺特殊的,跟她们这种只是被玩玩的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楚絮阻止不了萧子翟要做的事,只能僵直地坐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楚小姐先回去吧,蒋少交给我们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楚絮不愿意,将一个善妒的女人演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童以绮赶来的时候,她原以为楚絮不在,没想到却跟她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喝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喝醉了一直在喊你呢。”

    萧子翟说着,拍了下蒋修知的肩膀,“蒋少,你看看谁来了?”

    蒋修知趴在桌上,这会倒是很安分,嘴里也不叫嚷了。

    楚絮推开萧子翟的手,“我们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绮,你带着蒋少走吧。”

    楚絮自是不肯,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楚小姐要这样蛮不讲理,那就没意思了,蒋少方才口口声声喊了谁的名字,你没听见吗?”

    楚絮打算耍无赖到底,“喊的当然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萧子翟望向身后众人,“大家可都长着耳朵呢,你叫童以绮吗?”

    楚絮不说话,多少有点不知好歹了,童以绮看着她,沦为别人眼里的笑柄好玩吗?

    这种女人就是不自重,以为扒住一个男人就能一辈子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萧子翟将蒋修知拉起身,“以绮,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他拉过童以绮,又将蒋修知往她身上推,男人压在她的肩膀上,她赶紧扶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楚絮一看,眼睛都要红了,冲过去拉扯,“你放开他!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你别这样,我只是要帮忙将修知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谁会相信你的话?我看你是想趁他醉酒,爬上他的床吧?”

    楚絮话说得很难听,童以绮眼里的嘲讽漫了出来,她要是愿意的话,还有楚絮什么事?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是朋友,我说了,我只是把他送回家而已。”

    楚絮想要将蒋修知拉向自己,童以绮原本就看不惯她,这会也不愿意松手。

    两个人眼看着推搡起来,童以绮趁人不备用高跟鞋狠狠地踢在了楚絮的腿骨上。

    尖锐的疼痛感袭来,楚絮抄起手挥向童以绮,也不知道拉扯到了什么,她一把攥紧,用力的往下扯。

    童以绮尖叫了一声,很快捂住耳朵,萧子翟跟着凑过来看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楚絮收回手,掌心里握着一串香奈儿的耳饰,是从童以绮耳朵上硬扯下来的。

    她将耳饰朝着桌上丢去,萧子翟忙拉过童以绮按住脸颊的手,这才发现她的耳洞被楚絮给扯裂了,可想而知会有多痛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楚絮仿佛被吓到了,生怕童以绮找她麻烦,她拿起包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倒没想下这么重的手,就想让别人亲眼见到她对童以绮动手,没想到一把居然扯破了她的耳洞。

    等到蒋修知醒了,萧子翟他们必然会添油加醋的在他面前告状,蒋修知要是勃然大怒,对她动手的话,她也认了,楚絮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蒋修知半夜醒来,抬腿踢向旁边。

    “我渴,帮我倒水。”

    边上好像没人,蒋修知翻个身,摊开双手都没摸到楚絮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修知,你醒了?”

    蒋修知陡然睁开眼,卧室内就开了盏壁灯,灯光笼在橘色的灯罩内,他看到童以绮坐在床边,正弯腰看着他。

    蒋修知撑坐起身,他酒喝的猛,酒劲散得也快,这儿不是盛世江南,他环顾下四周的摆设,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,我把你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子翟知道这里的密码,这是蒋修知之前住的地方,他手掌在前额处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把我送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弄不动你,萧子翟帮的忙。”

    不是,他想问楚絮在哪?

    他带她出门吃晚饭,难不成她把他丢下就跑了?

    童以绮起身,去给蒋修知倒了杯水过来,她将水杯送到他的嘴边。

    他说了句谢谢,客气地接在手中。

    童以绮盯着男人的侧脸,一直以来,她不是对蒋修知没有好感,只是他太野,收不住心,童以绮总想等他玩腻了,然后再做他的最后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蒋修知将水杯放到桌上,抬起俊目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卧室这个地方,太容易引人遐想,男人的眼神毫无遮拦,假如他这个时候开口想要她,她是否还能坚持下去?

    蒋修知站起身,从童以绮的身前经过,她怔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盛世江南,这儿几天不住,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童以绮想要拉他,“那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顺路送你回去,”蒋修知抓了下头发,回头冲她睨了眼,“你不会想通了,想要献身给我吧?”